上市7年亏4.32亿 但沃森生物股东依然套现20亿

2017年10月10日 10:25:08 来源:雪球
换图.jpg

  上市7年主营爆亏4.32亿

  沃森生物,2010年11月上市,主营业务为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卖疫苗的,高毛利行业,一听就很有钱有木有! 2010年、2011年和2012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54亿、2.08亿和2.33亿;扣非净利分别为1.46亿、1.66亿和1.92亿,无论是主营还是副业,成绩都算可圈可点。 然而,能摆脱“一上市业绩就稀里哗啦下滑综合征”的公司毕竟是少数,守着高毛利行业,据说还是“创新龙头”的沃森生物也没能逃脱。2013年开始,公司业绩上演了转体720 度托马斯大回旋式翻脸。 2013年—2016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789万元、1.43亿元、-8.41亿元和7046万元。从这一数据来看,似乎只是2015年的业绩扑了一次街,把上市多年的利润都亏进去了,但基本持平。 霸特,体现主营业务盈利水平的扣非净利就要啪啪打脸了:同一时期,沃森生物的扣非净利分别为6680万元、-4.44亿元、-4.13亿元和-1.46亿元,风云君掰着指头粗略算了一下,从2010年算起,沃森生物主营业务7年亏了4.23亿!

  也就是说,其上市以来,其疫苗业务就没有真正为投资者产生利润。 惊喜不惊喜?刺激不刺激?更刺激的还在后头。 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们肯定早就知道自家主营业务是个什么熊样,于是祭出“买买买”技能,并推出“大生物”布局,要成为覆盖传统疫苗、新型疫苗、单抗药物和血液制品等诸多领域的创新驱动型生物制药企业。 然而,无数公司血泪的经验告诉我们,买得太多容易买到雷。 2013年,沃森生物完成了对宁波普诺、山东实杰、圣泰莆田等生物制品代理销售公司的并购,2014年又新增合并了重庆倍宁。自此,疫苗代理和药物代理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迅速上升,2015年, 疫苗代理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已上升至57.55%,成为主要收入来源。同时,上市公司一举把宁波普诺、圣泰莆田及重庆倍宁装进山东实杰,打算由这家公司统一经营。 然而,2016年3月,“山东疫苗案”爆发,山东实杰卷入其中,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连串的处罚。个中细节不必再提,总而言之,沃森生物的疫苗代理业务全线扑街,公司的收入来源硬生生被砍掉一大截,那个血肉模糊哟。 2016年4月,沃森生物不得不对山东实杰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81亿元,无形资产减值准备2839.17万元。加上上市公司本就预亏3亿多,于是,2015年,沃森生物就出现了巨亏8.41亿的A股奇观。

  保壳三部曲

  2015年亏成狗,2016年的当务之急就是保壳咯。经“山东疫苗案”一折腾,沃森生物收入大减,收购山东实杰及其三家子公司形成的商誉还剩3亿多元,这扭亏任务不可谓不艰巨。 然而,沃森生物好歹是个“龙头”,保壳这种基本生存技能还是非常娴熟的。翻翻公告,只见上市公司有条不紊地上演了扭亏三部曲。 首先,卖了惹祸的山东实杰。有人可能要问了,这烫手的山芋,哪个傻子愿意接啊?都是一出手好几个亿的人,谁又比谁傻呢?所以,只能山东实杰的原股东和沃森生物大股东兼董事长李云春硬着头皮上了,两者分别通过德润天清和玉溪沃云接下山东实杰85%股权。 由此,上市公司甩掉了大包袱,顺便确认3253.86万元投资收益,再因出售山东实杰股权后不再支付原股东未付股权转让款确认8881.25万元营业外收入,轻轻松松创收1.21亿元。 然后,吃纳税人救济粮。2016年,沃森生物旗下子公司玉溪沃森取得玉溪市人民政府对公司10亿元中期票据2016年利息财政贴息专项资金8,450万元。 最后,甩卖子公司。2016年年底,上市公司一举卖出3家参股公司股权,共确认投资收益4485.88万元。

  此外,公司还签署了《技术转让框架协议》,打算将自主研发的伤寒Vi多糖疫苗、甲型副伤寒结合疫苗、乙型副伤寒结合疫苗和伤寒Vi多糖结合疫苗四个产品的所有技术及与之相关的全部知识产权和其他权利转让给上海珩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原则上转让价格不低于6,500万元。当然,这笔转让价款大约是为2017年度的扭亏做准备。 经过上述一系列动作,沃森生物2016年成功扭亏,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046万元,扣非净利嘛,我们就当不懂,也没看到。

  国资接盘,大股东高位减持

  2016保壳任务顺利完成,但上市公司也元气大伤,股价也在10元左右徘徊,当年股灾时逆市上扬的英姿形成鲜明对比,大股东们怎么甘心! 于是,沃森生物搬来重量级“爸爸”——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工投集团”)。工投集团系云南省国资委旗下国有资本投资管理平台,“具有雄厚的资本实力、丰富的产业投资经验与卓越的产业整合能力,业务涵盖生物医药、电子信息、园区产业、现代服务业等战略新兴产业”。 2016年9月21日,工投集团与上市公司及大股东兼董事长李云春签订《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安排: 工投集团后续拟通过依法受让李云春及公司其他股东所持的公司股份、参与公司增发、二级市场增持或与李云春及公司管理团队共同搭建控股平台等方式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此前,沃森生物由于股权分散,长期没有实际控制人,但创始人兼董事长李云春具有相当的话语权。“山东疫苗案”后,李董事长不得不退位让贤,拱手献出控制权。 尽管如此,李董事长也不算委屈。失去控制权,拿钱走人就是了嘛。

  今年8月以后,疫苗市场行情好转, 媒体上炒一波公司去年才开始投入研发的13价肺炎结合疫苗和2价宫颈癌疫苗,股价蹭蹭蹭就上去了,一度冲破17元大关。 然后,大股东们就开始减持了啊: 其中,前第一大股东,董事长李云春及其资管计划合计转让达7092万股,套现近7.65亿元; 前第二大股东刘俊辉转让约4351万股,套现4.64亿元; 玉溪地产转让4296万股,套现4.32亿元; 湖州通瑞(此前为李云春一致行动人)转让1701万股,套现2.50亿元…… 写到这里,风云君不禁长叹一声,上市公司再风雨飘摇,大股东们也能赚得盆满钵满啊。

关注手机趋势财经(http://m.qushi.com.cn),掌握股市最新动态。

【免责声明】此文章内容来源为雪球,趋势财经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趋势财经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